保羅·策蘭的作品有哪些?保羅·策蘭的作品有什么特點

時間:12-29 編輯:佚名 手機版

【first-hyd.com - 第一教育】

“血滴”詩

策蘭是一位自始至終頂著死亡和暴力寫作的詩人。作為一個父母喪生在納粹的猶太人集中營、經歷過多年流亡生活、患有精神分裂癥、最終自沉于塞納河的德語詩人,策蘭為這個世界貢獻了最杰出的關于死亡、絕望與神秘的詩歌。戰爭在保羅-策蘭思想刻度里刻下的是生活和生命的破碎、撕裂以及無極的黑暗。即使是在戰爭過后的日子里,詩人在黑暗主題的籠罩下,或者說是在磨礪黑暗主題的過程中,破碎、撕裂的感覺始終彌漫于其內在的精神空間,不肯揮去。從總體趨勢上來看,在策蘭的詩作中充斥破碎與超現實的意象,對于死亡的想象尤其豐富。他以懷疑、對抗、狂怒的態度面對著帶給他厄運的世界。讀他的詩作,面對歷史浩劫摧殘生命的現實時那種力壓千鈞的重的感覺和黑暗的感覺到處都在彌漫,幾乎使人透不過氣來;又感覺恍如折射在鋒利的玻璃碎片上面的強光,黑暗越是減輕,切膚之痛就越來越深。論者切中要害:詩人策蘭的語言“來自一個死亡的王國”。耶魯大學的Michael

Dirda認為策蘭就像遠古的先知,啟示著人類永恒負擔,他的詩“根本就是血滴”。

獨創形式

策蘭也是一位有勇氣的具有獨創性的詩人:他沒有屈從歷史的暴力,也沒有去迎合戰后德語文學界對社會問題的壓倒一切的關注,或那種以“大多數的名義”強加給一個詩人的要求。

從詩的形式上來看,策蘭早期詩歌的傳統因素主要表現在四個方面:

多有標點規矩,語句完整,句法和語法符合規范;承襲古希臘的詩韻,他常用抑揚格(xX)和揚抑格(Xx)韻步,尤其偏愛揚抑抑格(Xxx)韻步;詩句大多由流暢的、音樂性強的長句構成。語言象是得到釋放一樣,自由奔騰下來;隱喻較為明晰,圖象十分豐富,德國浪漫主義和法國超現實主義的影響尤其明顯,頗為傳統。在經歷奧斯維新經驗積習后,那種意志死死壓著的尖銳的絕望與屈辱,已經不可避免的成為了策蘭審視的一個宏大背景,他用詞語搭建起一種向度,一種對語言的超越,成為了他態度的一部分,更多的則呈現為一種對于上帝的對抗。反復的思考上帝是科學的把握方式,而參與到上帝的對話中去,則是詩性的把握方式。人類的每一刻都是自立的,無論屠殺,質問,監禁,甚至遺忘,都無法修改無懈可擊的過去,在讓人戰栗不已的永恒流變中,在策蘭詞語里,詩歌完成了他自身生命實踐的集結。他試圖努力隱藏通向他詩歌存在意識的暗道,他拒絕簡單的闡釋,他試圖做的只是自我表達的可能,詩歌所呈現的則是對所有理性釋義的自我封閉。他認定生命在于對話,而詩歌就是這種“對話”的形式,只不過它是一種“絕望的對話”,或一種“瓶中的信息”罷了:“它可能什么時候在什么地點被沖上陸地,也許是心靈的陸地”(《不萊梅文學獎獲獎致辭》)。他認為自己那種布萊希特式的社會諷喻詩歌往往過于簡單、廉價,早期詩中慣用的生與死、光明與黑暗的辯證修辭也日益顯得表面化和模式化。現在,他要求有更多的“黑暗”、“斷裂”和“沉默”進入他的詩中。甚至,一種深刻的對于語言表達和公眾趣味的不信任,使他傾向于成為一個“啞巴”。策蘭自《死亡賦格》以后的寫作,沒有以對苦難的渲染來吸引人們的同情,而是以對語言內核的抵達,以對個人內在聲音的深入挖掘,開始了更艱巨、也更不易被人理解的藝術歷程。原有的抗議主題和音樂性都消失了,出現在人們面前的,只是一些極度濃縮、不知所云的詩歌文本。策蘭這樣談到新的寫作傾向:“我不再注重音樂性,象備受贊揚的‘死亡賦格’的時期那樣,它被反復收進各種教科書我試著切除對事物的光譜分析,在多方面的滲透中立刻展示它們我把所謂抽象與真的含混當作現實的瞬間。”

他的后期作品,由于脫離了意象和隱喻而失去平衡,詩變得黑暗而不透明,越來越短,越來越破碎,越來越抽象;每個詞孤立無援,詞除了自身外不再有所指;他的詩對抒情性回聲的壓抑,對拆解詞義的熱衷,使他慢慢關上對話之門——也許是內心創傷所致,驅使他在語言之途走得更遠,遠到黑暗的中心,直到我們看不見他的身影。表達與心靈分裂,身體與靈魂分裂,而更為嚴重的是對話詩觀所要求的自我分裂,這些對于策蘭來說無疑是另一場奧斯維新。在策蘭這些看似破碎、晦澀的詩中,是一種更深刻的存在意識的顯露,是一個詩人需要付出巨大代價才能達到的藝術難度。甚至可以說,他的那些看似“不堪卒讀”的詩,每一首,甚至每一行,無不體現出一種艱苦卓絕的藝術匠心和高度的毫不妥協的個人獨創性。他的詩看似怪異并且不可詮釋,但又總是指向一個悲劇性的內核,正如他對語言和形式的探求總是相應于一種更內在的生命的要求。他所體現的那種罕見的對苦難內心和語言內核的抵達,是任何文本理論或語言哲學都不能比擬的。

獨特藝術

策蘭詩歌的突出的藝術特色是簡短、艱澀,感覺鮮明,通過語言的破碎性賦予語言以陌生化的獨特感。他說過:“感覺被產生,有了生命,在這兩者之上是藝術品的惟一標準。”

正如他自己所說,語言是戰后留給他的唯一未被損毀的事物,他的詩歌講述的只是他在深海中所聽到的,許多沉默和許多發生。他的詩里沒有陳詞濫調,到處有形象的真面孔,用語出奇制勝以致顯得荒誕,經常可以看到“悖論式的修辭手段”。策蘭所搭建的詞語世界,每一個詞語都是他黑暗空間的自我浮現,來自于遠古的符號崇拜,每一個詞語都是一個無盡的深淵,自我組織,永遠重復。

他強調“詩歌是孤獨的”,強調詩的個人性、獨特性;然而,他卻并非主張絕對封閉:“注意,詩歌試圖給予它的相遇者的所有的注意”,“詩歌并不因此就停下來,就在這里,在這相遇之時——在相遇的秘密里”——和誰相遇?和讀者,和知音。這說明,他心目中仍有這“相遇者”并力圖引起其注意。“不要責備我們的不清晰,這是我們的職業性。”他引帕斯卡爾的名言為己作辯。

策蘭研究者費斯蒂納爾教授提出個很有意思的說法:現代主義始于波德萊爾,以策蘭告終。由于策蘭對語言的深度挖掘,對后現代主義詩歌有開創性作用,特別是美國語言派,奉策蘭為宗師。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猜你喜歡】

1、太傻?項羽在鴻門宴上為什么不直接刺殺劉邦

2、項羽何為留不住“國寶”范增?因為沒有容人之量

3、順治帝竟曾向一位大師問大清國運結果如何!

4、順治帝竟曾向一位大師問大清國運結果如何!

5、史上最年輕的暴君:竟以殺人為樂卻被大臣暗殺

6、清朝秘史:多爾袞是如何一步步成為太上皇的

7、商朝的滅亡不是蘇妲己蠱惑紂王?妲己背黑鍋!

8、建立帝國的拿破侖一生取得了什么樣的成就

9、著名將領拿破侖與約瑟芬的愛情結局美好嗎

10、呂方和呂布是什么關系:他們竟是兄弟關系嗎?

12

最熱文章榜Hot Top

一肖一肖码期期中